「星空琴行」周楷程的戏梦人生:“骗了5个亿后我如何加入创业公司再赚百万年薪?
「星空琴行」周楷程的戏梦人生:“骗了5个亿后我如何加入创业公司再赚百万年薪?
订阅RSS,随时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加入公司

「星空琴行」周楷程的戏梦人生:“骗了5个亿后我如何加入创业公司再赚百万年薪?

发布时间:2018-10-27 17:02:29

商家详细信息:

  星空琴行创始人兼CEO周楷程,一身大红着装,出现在浙江卫视的舞台上,做了一段题为《敢于舍弃过去,才能快速成长》的演讲:

  我2004年加入阿里,拿着1500的底薪,从销售一直做到大区总经理。2011年3月我离开阿里,加入易到用车。2012年3月,我又离开易道去创业,有了星空琴行。

  当时在阿里,不花力气都可以赚着一百万一年,然后拿着股票,二十年、三十年可以过得很舒服。别人看了觉得你很傻,为什么要去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我不做传统琴行,创业我可以轰轰烈烈地输掉,我可以没做明白,但是我不想把它做成一个很传统的事情。

  彼时,距离2017年9月2日,星空琴行全国闭店,CEO周楷程失联,还有不到3个月。

  他通过一连串疯狂的决策,烧光了消费者1亿多人民币预付学费和钢琴购置金,蒸发了投资人3.5亿元人民币资金。

  五年布局,一场豪赌,终了,只留白茫茫一片大地线日,星空琴行一夜之间关闭全国60家门店,总部及客服电线号突然就关店了。”刚交了三万多租琴押金的家长气愤地说。

  这次,他起诉了自己创办的公司,原因是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他不愿再担任星空琴行公司法人代表。

  在近期其他报道中,他的名字也以VP抬头。按照市场行情,他如今的薪水加期权至少已经是百万人民币起:

  “试听很顺利,老师说我女儿可以学琴,还给我们推荐了一个他们正在搞的活动,买琴赠课时。但是必须交全款,不接受定金。”杨女士说。

  当时他们告诉我有活动,是最后一天,只要缴20400元,可以送69节课时,还可以免去租钢琴的费用。

  受害家长的个人损失平均有3-5万元,不少人损失了6万元以上,最高的损失达30万元。

  这家对外号称雷军投资、门店遍布全国的大型琴行,2016年财报的净利润为“-199,844,738.35”。

  其中,期末金额的预收账款为“139,430,374.46”,高达近一亿四千万元。这笔资金,几乎都来自家长们提前预付的学费和钢琴购置金,已全部被消耗殆尽。

  宝洁公司创始人威廉·波克特,索尼公司创始人井深大,都是35岁开始创业。周楷程自己的老板马云也是在35岁时创立了阿里巴巴。

  这个唱不准Do Ru Mi的男人,就这样以钢琴为名创业了。并且他想颠覆这个传统行业。

  雷军问了周楷程3个Are you OK?,周楷程均毫不犹豫地回答:“OK!”。

  2013-2015年,B、C两轮融资中,蓝驰创投和嘉御基金加入,雷军的顺为基金继续跟投,周楷程拿到高达2445万美元投资额。

  2015年9月,周楷程将星空琴行升级为星空创联,决意组建一支庞大的“星空舰队”。

  她回忆,当时周楷程还在年会上承诺,如果2016年营收达标,次年的年终奖可能就是一套房。

  “那时候我们已经出现了一定压力。”周楷程在2017年9月跑路的道别邮件中回忆道

  而2016年初的周楷程,望眼中国素质教育市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上市似乎近在咫尺。

  春节过后,2016年4月,星空琴行启动D轮融资,开始上市前的尽调,创始人和投资人都其乐融融。

  而事实是,嘉御基金在2015年C轮融资后,推荐给了星空琴行一名CFO。该CFO入职不久后,发现了严重的财务问题:

  数千万的账目,怎么都对不上。而急于扩张的周楷程并不在乎账目规范问题,把投资人给出的注意现金管理的提醒也甩到了脑后。

  2015年12月还能做到5000万营业额。从2016年开始,每个月达到1500万都很艰难。

  就在年会开完没几天后,星空琴行的现金余额只剩下110万元。到了2月,管理团队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转,还向外借款450万元。

  据后来泄出的消息称,在早先的C轮融资协议中,限制对外投资的条款出现了一个漏洞。

  周楷程则趁机抓住了这个漏洞,开始肆意扩张,嘉御基金几次干涉,他不管不顾。

  他始终如猎犬一般紧咬着最终的目标,那块名叫“上市”的肉。2016年周楷程在品牌传播上斥资不少。

  二.而上游进购钢琴的商家虽然很明确,但同款同型号钢琴报价不一,“水分很大”;

  周楷程希望投资人再拉他一把,他承认:C轮融资后扩张速度较快,自己财务管控不力。

  顺为资本CEO许达来直接批评周楷程:星空过去的烧钱速度太快,公司创始人需要对此负责。这次融资需求,顺为需要回去进一步探讨。

  4月,周楷程在发给投资方的邮件中语气越来越焦急,双方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

  从此,不论星空琴行是死是活,周楷程如果还呆在这里,今后都将为投资人无条件打工。

  6、7、8几个月,在周楷程的治下,星空琴行搞了闭店前最后一波大型促销活动,全国无数家长中招。

  船长前一秒还在画饼打气,后一秒就弃船逃生。自己成了最后一批不穿救生衣划桨的人。

  在一二线城市拥有体面工作和优渥收入的中产家庭家长们,突然发现,自己除了举横幅外,找不到其他的办法。

  周楷程和他的星空舰队,就像一匹不断追逐猎物的猎犬,短短时间狂窜了几千里。在生命最后一百米,加速冲刺之后,终于目眦俱裂倒在路边。

  消失的周楷程,重生于2018年4月,以周鹏的新身份,再次加入了另一艘大船的掌舵人行列。

  即便如此,周楷程在入职新公司前,还是起诉了自己曾说“视作生命”的星空琴行,要求更换公司法人代表,划清界限。

  我不怕担当,虽然我没有股份,虽然从法律上公司是责任主体,但如果我有能力,我愿意给大家我所有的。或者未来有一天,哪怕我没有股份,我也愿意承担一切星空欠所有人的。

  无独有偶,今年8月23日,武汉少儿教育明星企业,未来星艺术学校,宣告倒闭。创始人钱磊,模仿周楷程的口气,也写了一封告别信。

  他在《致未来星所有人》一信中说:“公司融资不顺,经营困难,个人能力确实有限,已无力回天。”

  巧的是,倒闭前一天,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

  2.《星空琴行之死 家长拿着一纸合同维权无门,员工被拖欠工资一直蒙在鼓里》,新京报

  5.《星空琴行老师还原:这家公司是怎么一步步走向末路的》,36氪,文 黄泽民,编辑 方园婧

  7.《雷军的三个追问和死在高估值里的星空琴行》,文丨小饭桌新媒体主编袭祥德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