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资汽车业投资人从美国转往欧洲躲避贸易关系紧张
分析》中资汽车业投资人从美国转往欧洲躲避贸易关系紧张
订阅RSS,随时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投资者关系

分析》中资汽车业投资人从美国转往欧洲躲避贸易关系紧张

发布时间:2018-08-23 13:37:16

商家详细信息:

  路透斯德哥尔摩6月11日 - 根据行业消息人士说法以及并购数据,中资汽车业投资人正把更多资金投向欧洲,而非美国,因在特朗普主政之下,美国对於中资交易的审格趋严。

  十多位从事大型并购交易的银行业人士、律师及顾问向路透表示,由中国客户委托向欧洲汽车业投资的案子增多,而对美国汽车业的投资则是减少。

  “有鉴於美国的条件收紧,欧洲显然已经成为中资挺进的非国内市场,”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全球策略集团专职提供汽车业顾问服务的Charlie Simpson表示。

  通过对美国和欧洲市场的汽车业投资分析,可以发现此一趋势,而目前正值美国和中国处於贸易摩擦之际。

  据汤森路透和研究机构Dealroom的数据,今年前五个月,美国在这两个市场中的中资交易总数中占26%,低於2017和2016年同期的31%。

  路透访问的17名常驻欧洲、美国或中国的银行人士、律师和顾问中,13人表示,由於与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打交道越来越难,中国客户正在更多地选择欧洲进行投资,而非美国。

  这意味着很大一群投资者在欧洲涉猎资产,业内消息人士称,主要是中国国有汽车公司、上市汽车生产商以及私募股权基金。

  消息人士称,其中包括国企上汽集团、北汽集团和一汽集团;上市公司广汽集团 (601238.SS) 和宁波均胜电子 (600699.SS) 等。

  瑞银亚洲并购部主管卢穗诚表示,所有希望进行海外交易的大型中资汽车生产商都在避开美国市场。

  记者未能联系到一汽集团和均胜电子进行置评。上汽、北汽和广汽集团则未回复电邮置评请求。

  美国官员称,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去年共计审核了覆盖所有行业的大约250项外资交易,较2016年增加40%。

  根据律所Pillsbury Winthrop Shaw Pittman的一项分析(,在截至3月1日特朗普政府当政约14个月期间,该委员会拦阻了12项中资交易,几乎是其完成审核的27项交易的一半,还有九项的命运仍然悬而未决。

  合夥人Tom Shoesmith对路透表示,相比之下,2016年审查的26项交易中只有四项中国交易遇阻。

  他说,在与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官员开始非正式磋商、官员表明不会通过审查之后,很多交易就被取消了。他不愿具名,因可能被客户认出而违反保密协议。

  而在欧洲,尽管吉利 (GEELY.UL) 近期收购戴姆勒 (DAIGn.DE) 大约10%股权,令德国一些政界人士担忧其专业技术落入中国人之手,但此项交易不太可能受到挑战。

  根据银行家、律师和咨询专家的说法,虽然各国都会对交易进行审查,但操作的深度和审查的次数同美国相比都显得不足为道。

  不过据行业消息人士称,一些中国买家开始改变投资策略,甚至在欧洲市场也是如此,他们寻求避开政治和监管的掣肘。

  他们正在抛弃曾经青睐的“直接”并购模式--买下一家公司,从而获得对技术的完全掌控,转而采取其他途径,比如建立合资企业或购买专利等,这样做所引发的政治和公众质疑要小。

  其他被考虑的选项还包括授权交易(licensing deals),他们可以藉此获得对目标公司技术的使用、修改和再售权,与此同时可以引入当地的银行、汽车商或私募股权公司作为合夥投资者。

  消息人士称,在很多案例中,这类投资可能都无需提交给CFIUS或欧洲监管机构进行审查。

  “他们致力於承接那种或者是更为灵活,或者是合夥人结构,或者较少直接表露中资身份的交易,”KPMG的Simpson说道,并称他就正在操作此类交易,但出於保密原则不能谈论具体案例。

  北欧汽车供应商协会FKG表示,中国汽车厂商的关注点已经转向“合作夥伴”,而且也对其一些成员提出合作意向。FKG成员曾於今年5月访问了吉利汽车。

  “不再是要买入一家企业的谈判了,相反他们希望能成为合作关系,”FKG的资深顾问Peter Bryntesson说道。

  瑞中贸易委员会副主席Frederic Cho称,中国投资者已经意识到即便没有获得全部所有权,也能得到一家企业的技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