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是球员 但成为父亲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我是球员 但成为父亲比什么都重要
订阅RSS,随时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投资者关系

虽然我是球员 但成为父亲比什么都重要

发布时间:2018-09-22 05:38:25

商家详细信息:

  一年中特别感谢父亲的节日,现普遍定在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世界上第一个父亲节于1910年6月19日(1910年6月的第三个周日)诞生于美国,创始人是布鲁斯·多德夫人,她申请创立父亲节也是为了纪念自己的父亲。

  今年的父亲节,正好在欧洲杯期间。16支球队中不乏已为人父者,这些赛场上你拼我抢的铮铮铁汉,私底下却都是疼爱孩子的好爸爸。

  布冯的大儿子出生时,他激动得不能自已:“他给我带来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激动,甚至超出在一场世界杯决赛上扑出点球的感觉。”

  伊布这样描述对儿子的感情:“他是那么可爱,对我来说,每天都是新的一天,他让我学会了许多新东西。他是我的血肉,比一切都重要,为了他我愿意做所有事。”

  因为比赛,今天自然不能放假过节。不过,为了给爸爸鲁尼加油助威,凯和妈妈专程赶到波兰,而乌克兰队主帅布洛欣的女儿,更是直言要为父亲分担压力。

  前两天,鲁尼的太太科琳抱着儿子凯刚刚抵达英格兰营地时,便成为热点人物,而穿着一件印有10号“Daddy”字样的英格兰球衣的凯,自然也成了摄影师们追逐的对象,他将小脑袋藏到妈妈的头发中的样子可爱至极。

  在完整目睹了英格兰队逆转取胜后,鲁尼心情大好,当地时间昨日上午,他和妻子科琳带着两岁多的凯来到所在酒店附近的广场享受阳光。据《太阳报》介绍,鲁尼抱着凯,科琳则推着婴儿车,两人一路漫步来到克拉科夫市政广场。或许是因为禁赛令解除,心情大好的缘故,鲁尼竟然童心大发,在广场上喂起了鸽子。或许是看到爸爸忙着喂鸽子不理自己,凯有些不高兴了,他决定捣一下乱,摇摇晃晃地在爸爸周围开始跑起了圈,只要敢在鲁尼周围停下来的鸽子都会被他无情地驱逐,科琳则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

  本届欧洲杯,虽然儿子没有来观战,但德国前锋波多尔斯基还是在鞋子上写上了儿子路易斯的名字。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在我进球时,我会想起他”。上一届欧洲杯期间,波多尔斯基就将妻子莫妮卡与儿子路易斯的照片放在房间的床头柜上。对于波多尔斯基来说,4岁的儿子路易斯是他最大的骄傲,“每当训练结束,我最想看到的就是路易斯,这对我来说,是最快乐的事。”波多尔斯基曾表示,自己希望儿子也能当足球运动员,“如果他能够踢上2030年的世界杯,那就太美妙了!”

  荷兰队范德法特的妻子希尔维亚被称为“荷兰第一美女”,自从儿子达米安5年前出生后,范德法特一改浪子形象,安安心心当起了超级奶爸。2008年6月14日,父亲节的前一天,荷兰队在欧洲杯上4比1大胜法国队,赛后范德法特抱起了看台上的儿子来到球场中央,一起踢球,陪儿子踢球是他在父亲节的必备节目,“达米安喜欢足球,我很高兴,他经常会主动要求我陪他踢球。”

  4年后的今天,又到了父亲节,但现在的荷兰队已经不复当初的荣光,范德法特由于公开抱怨得不到主力位置,也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和范德法特遇到同样问题的还有前锋库伊特,这位从来不知道疲倦的球员或许已经习惯了替补的待遇,他自己虽然没有抱怨,但儿子却忍不住帮他“打起了抱不平”,此前在对阵德国队时,库伊特的儿子就在看台上闹起了小脾气,原因自然是没能在场上看到自己的老爸。

  艾瑞娜·布洛欣娜是乌克兰著名歌手,因为爸爸是乌克兰队主帅,去年乌克兰足协找到她,希望她能当乌克兰队形象大使,艾瑞娜欣然接受,“我在足球世家长大,从小看了很多父亲的比赛,我很幸运能有我父亲的姓,他的名字对于这个国家意味着很多。我是他最铁杆的粉丝。”

  最近,艾瑞娜看了乌克兰队的一堂公开训练课,训练结束后,当艾瑞娜大声喊爸爸时,布洛欣却头也没转,直接离开了,但艾瑞娜没有丝毫的抱怨,“在他和球队之间,不容许插进任何一人,我能理解。”因为压力很大,布洛欣这段时间总是睡不着觉,艾瑞娜就每天和他通电话,“他是一个坚强的人。前段时间我祖母去世了,他很难过。所以我希望乌克兰人能团结起来,给乌克兰队最大的支持,为他的球队加油。”

  说到足球圈的奶爸,那一定不能少了巴西人贝贝托。1994年世界杯巴西队以3比2战胜荷兰队,贝贝托进球后,同队友罗马里奥、马津霍一起在场边跳起了“摇篮舞”,这是贝贝托在庆祝在儿子马修斯的出生。18年过去了,马修斯已经披上了父亲曾经穿过的弗拉门戈队的战袍。贝贝托对此很自豪,“我总是教育他,足球是需要牺牲的,足球是一种斗争,是一种工作,是一种投入。如果不能做到的话,就不可能成功。”不过,马修斯的偶像并不是父亲,而是卡卡。

  1996年4月24日,在冰岛与爱沙尼亚队的国际友谊赛中,上演过儿子替下父亲的足坛佳话,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古德约翰森父子。

  冰岛著名前锋古德约翰森出生在一个足球世家,他的父亲阿诺·古德约翰森是一名名气不小的职业球员。古德约翰森出生时,他父亲刚好17岁,也正是在那一年,阿诺成了职业球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阿诺一直都是冰岛国家队的绝对主力,在父亲的影响下,古德约翰森16岁就成了职业球员,并在一年后从冰岛联赛转会到了荷甲埃因霍温。如今,他12的儿子斯文·古德约翰森是巴萨青年队的成员,对于是否还能出现“子换父”的场景,古德约翰森表示很难,“他成为职业球员或许还需要5到6年的时间,而我现在已经33岁了。”



推荐